繁体版 简体版
卡卡小说网 > 游戏 > 不死的白月光(快穿) > 第209章 第二百零九章

“不知道这位官老爷是个什么样的品性,要是来个胃口大的,咱们这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我听隔壁的朱秀才说这位御史大人是上头派下来监督地方官的,是皇上的眼睛和耳朵,一旦发现有那种贪官污吏,可以直接上报给皇上”

“这么说来,还是一件大好事啊有这位御史大人在,看谁还敢欺压咱们那些平日里作威作福的贪官污吏,早就该治治了”

“你们想得也太美了,以前又不是没来过钦差,人家是待上一段时间就拍拍屁股走人,谁愿意干这种吃力不讨好还容易得罪人的事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这些事啊,跟咱们没关系。”

人们凑在一起,无论是大事小事都要你一言我一语地说道个半天,只要往人多的地方凑一凑,不消片刻就能将近来的新鲜事听个不离十。

循柔听了一耳朵,拽着听得津津有味的张定离开了八卦圈。

张定知道正事要紧,找护院的事情要尽快办好,她现在这模样太惹眼,往外头一站就引得不少小伙子失魂落魄的,以后恐怕会有更多麻烦,还是有个人手方便些,平时也能跟他做豆腐。

指望这位大小姐干活是不现实的,她能给你挑个豆子就不错了,其他的想都不敢想。

长得漂亮了就是麻烦,她以前那样多安全。

想起循柔之前的面容,张定实在不能昧着良心说好看,也不知道她以前怎么弄成那样的,难道这就是易容术那她的手艺可真是厉害,跟换张脸似的。

顶着那样的脸蛋还能把那位主勾到手,也是能耐了。

思及此,张定突然感慨道“你说你要是跟着他,我们现在哪用费这个劲,早就吃香喝辣,要什么有什么了。”

卖豆腐赚的是辛苦钱,清白倒是清白,但真没有多少油水,还不如干点坑蒙拐骗来钱快,她不是也说了,他们这是劫富济贫。

循柔瞥了他一眼,“你这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忘了我们是怎么跑到逢西,又是为什么卖起豆腐了”

张定怎么忘得了,那真是过五关斩六将,刚躲过一拨又来一拨,要不是她机敏,恐怕他们早就被逮回去了,东躲西藏了好一阵子,才来到逢西落脚。

为了避风头,行侠仗义的事暂时不能做了,依照她的意思,他们就像当地人一样生活,比躲躲藏藏更安全。

如今她又变漂亮了,就算站在萧执面前,他也不一定能认出她。

张定没想到那位对她还挺上心,派出了好几波人来找他们,他着实提心吊胆了一段时间,多次劝她回去,她却说来不及了,跑都跑出来了,还回去做什么,即使回去了也没他们的好果子。

张定相信她说的,那位不是个好惹的,可他就是不明白,她知道得那么清楚,干嘛还要去惹他,既然招惹了,又为什么要逃跑

女人心海底针,他是绞尽脑汁也弄不懂的,但他清楚的是,到了如今这地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人给找到。

张定上了贼船,只能跟着她走,他摇着头道“他被你骗身骗心,这口怒气一时半会是消不下去的,看来我们的豆腐坊还得开上一段时间。”

同为男人,张定多少有点同情萧执,她当初顶着那么一张脸,他都能被她哄到手,可见是走了心了。她这样骗完就跑,那种家世显贵的公子哥能咽得下这口气才怪。

“闭嘴吧你,谁对他骗身骗心了,以后不准再提他”循柔凶狠地瞪了他一眼。

张定闭上了嘴,不提就不提。

循柔红唇微抿,并不觉得自己有错,她的头痛得到缓解,还拥有了漂亮脸蛋,任谁都知道该怎么选。

要不是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她不会走得这么突然,想继续薅羊毛就会陷入无尽麻烦,思量了许久,她还是果断地舍弃了。这意味着她放弃了继续变美的机会,虽然她已经变得很漂亮,但她总觉得这张脸还可以更美。

每当循柔照镜子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萧执,恨不得把他抓到身边充充电。

她想过自己莫不是有什么秘法在身上,跟他接触其实是在采阳补阴,随后她试验了一下,把手按在张定肩上,没有任何作用,后来她又想或许只有找长得好看的人才有这样的作用,但她觉得小翠就挺好看的,之前跟她接触的时候,也没有特别反应。

这么久以来,似乎只有萧执有这样的功效。

循柔不再去想那些没用的,收拾好心情去找了人牙子。

双方交谈过后,对方询问循柔的要求。

她支着下巴想了片刻,“有力气,能干活,会点拳脚功夫,能看家护院,人要爱干净,最好能识文断字,哦,对了,还要长得好看。”

空气凝滞了几息。

人牙子和张定看向她的神情出奇得一致。

开头几个要求还算合理,越听越不是那么回事,这是找个看门的,还是要找个上门女婿

“暂时就这些吧。”等想到其他的再说。

人牙子表示尽量去给她找,依着她的要求,就算找得到,但这样方方面面都拿得出手的人会愿意给别人看家护院

循柔满意地点点头,和张定走出了牙行。

今日天气不错,阳光明媚,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循柔道“好久没有逛街了。”

闻言,张定心里咯噔了一下,这句话落在他的耳朵里,就自动翻译成好久没花钱了,俨然是要挥霍一番的节奏。

他不清楚她手里到底有多少钱,但无论有多少,也经不住她这么大手大脚,每次逛街她都要买上一堆东西,还专挑那些好的贵的。

张定总觉得她不像穷苦人家出身,他们这种尝过苦日子的,就算手里有几个钱也会精打细算,而她是不管有钱没钱,半点不亏待自己。

就这个问题,她说过什么“千金散尽还复来”,说得倒是好听,但金子还能从天上掉下来

张定跟着她去了街市。

循柔停在一个摊子前,拿起一个荷包瞅了几眼,绣得相当精巧,上面的白兔憨态可掬,极为讨喜。

循柔当即低头掏钱付账。

“青山哥,我们在啊”

耳边响起一声惊呼,循柔的肩膀被人撞了一下,冲过来的力道很大,她不由得踉跄几步,及时抓住身前的摊子才稳住身形。

张定正在糕点铺里替她等新鲜出炉的点心,她点名要吃酥黄独,荷花酥还有玫瑰饼,他问了一下,这些点心愣是一个都没有。

“这么精工细作的点心,不仅耗时又耗力,就算做了也没几个人买,我们这是小本生意,不卖这些。”

张定出门去找她,一迈出门口就看到她那边出事了。

一篮子鸡蛋摔在地上,碎了大半,黏糊糊地流了一地。

一个年轻的姑娘心疼地看了眼地上的鸡蛋,抬头看着循柔道“你赔我的鸡蛋”

循柔见过不讲理的,但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她刚要开口,张定已经跑了过来,“这位姑娘,明明是你自己没看清路,直愣愣地撞了上来,我们可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要我们赔”

郑玉荷着急地说道“我本来能拿住的,是她推了我一把,才让我手里的篮子掉到了地上。”

张定说道“这事可赖不到我们身上,是你自己没拿住嘛。”开玩笑,还想从他手里抠出钱去

有张定冲锋陷阵,让循柔省了不少心,不用她多费口舌。

“算了。”郑玉荷身边的男人开口道。

循柔抬了抬眼,朝他看了过去,眼前的男人虽然穿着粗布衣服,但遮掩不住精壮高大的身材,加之长相英俊,剑眉星目,是极为显眼的存在。

“青山哥,他们”

郑玉荷发现循柔在打量青山哥,心里很不舒服,又因着方才的事情,气愤地瞪着她道“这些鸡蛋是我攒了好久才攒起来的,现在都被你给弄碎了,你就不觉得亏心吗”

郑青山一双剑眉微微蹙起,方才的事情,他看得清楚,是郑玉荷撞了上去,不是对方的问题,他正要说些什么,却见循柔几步走过去,弯腰捡起篮子,用力地朝地上砸了一下。

“啊”郑玉荷叫了一声,想拦也来不及了,她眼睁睁看着剩下的鸡蛋纷纷掉落在地,再也找不出一个完好的。

循柔歪头看向她,微微一笑,“算一下多少钱吧。”

“你你”郑玉荷双颊发红,气得说不出话。

循柔向张定询问了一下鸡蛋价格,让他把钱给付了,她笑着说道“下次攒够了鸡蛋再来找我吧,直接去张记豆腐坊就成,我帮你挨个砸干净。”

郑玉荷从没见过这么恶毒的女人,她喘着粗气,显然气得不轻。

张定把钱给她的时候,郑玉荷抓起铜板朝她扔去,“谁要你的臭钱”

出乎意料的,郑青山替循柔挡了一下,这个举动让郑玉荷诧异之余更为愤怒,这女人只是长得好看了点,难得连青山哥也被她迷住了

郑青山挡住了扔来的铜板,没挡住身后的循柔,她绕到他的身侧,一边拽住他的衣服,一边用那个装鸡蛋的篮子朝郑玉荷砸了过去。

郑玉荷吓了一跳,急忙躲开,还是被砸到了小腿。

张定直想捂脸,她这么嚣张跋扈,就算有理,也成没理了。

循柔黛眉微扬,“张定,把钱收起来,一文钱都不给他们。”

郑青山不想在这里耽搁时间,他今日是想去镖局找个活做,只是郑玉荷说要来卖鸡蛋,就带着她一起来了。

郑伯对他有大恩,郑玉荷是郑伯的女儿,因此她有什么要求,他一般不会拒绝,但他没想到刚进城就遇到了这种情况,偏偏对方又是个得理不饶人的。

循柔见郑玉荷还敢瞪她,她抬步朝她走去。

刚抓起篮子,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腕,郑青山看向循柔道“姑娘,之前撞到你,算我们不对,但你鸡蛋也砸了,此事就此作罢吧。”

围观的人开始议论纷纷,都在劝循柔得饶人处且饶人。

循柔却将目光落在了手腕上。

郑青山立马松开了手。

循柔垂着眸子,没有说话。

然而,当郑青山和郑玉荷离开时,她忽然出声道“等等,你们不能走。”

循柔指着地上断成两截的玉簪说道“你们弄坏了我的玉簪,要赔”

郑青山看向地面,他十分确定方才那里并没有这个玉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