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卡卡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遮天狂后:皇上死远点 > 第378前尘往事(完结)

当龙月菱与影随月同时出现的时候,怜月眼中突然闪过一阵惊喜。

“月!你没死!”

“多谢太子殿下关心。”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龙月菱实在没心情和他玩儿叙旧。

谁想怜月闻言竟是直接闪身过来乘着二人没注意将龙月菱劫走了!

龙月菱想着这一切本就是两人之间的恩怨确实也没必要让别人来围观,于是在刚察觉怜月的意图时便也不挣扎由着他用秘术将她直接带到了离南境城不远的一处茅屋旁。

影随月强压着怒气看着随这怜月而来的三名神国将领,一字一句道,“这难道就是你们神国谈判的态度?!”

三人也搞不清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其中一人沉声道,“此事确实是太子鲁莽。”

另外两人瞪大着眼看着这个胆敢对太子出言不逊的萧长空,但他眼神坦荡,倒是让二人立马闭了嘴。

确实,他好像也没说错。

影随月与萧长空对视一眼,便摔门而出。自然是去追寻龙月菱去了,虽然影随月看出她实力强大,但还是难免担心。

可此时的怜月发现龙月菱一路上很顺从得跟着他来到这里,以为她终是做了选择,激动道,“月,你终于回到我身边了。”

龙月菱心里早就有了选择,可她选的那个人一直都是影随月。

“怜月,如果没有后来你做的这些事,也许我们还能做朋友。但是现在……”我只想杀了你。

怜月忍不住痛苦解释,“可不管我做了什么,那都是只想把你留在我身边!你知不知道,当青鹰告诉我你死了的时候,我有多么难受!我竟是生生承受了两次失去你的痛苦!月,我们曾经那么相爱,你难道都忘了吗?”

“怜月,你没有资格和我谈爱!如果是爱,前世你就不会为了一己私欲骗我给你炼丹。若不是这样,月又怎么会陨灭?”

“如果是爱,这一世你就不会明知道我凡躯承受不住神之魂,却还三番四次利用洗灵池来逼迫我!为了拆散我和影随月你竟不择手段想要抽去我的记忆,若不是这样,我又怎会瞬间苍老,差一点命丧青木崖?”

怜月有些慌乱道,“月……你在说些什么……”

“我在说些什么?我在说你口口声声的那些爱都不过是你自私虚伪的掩饰。”龙月菱笑道,“怜月,在我跳下青木崖的那一刻,我什么都想起来了,全部。”

“我不相信……我不信你既然想起了前世的一切为

什么还是选择影随月?既然你跳下了青木崖没死为什么不回来找我?”怜月难以置信得看着龙月菱,甚至带着几分恨意。

“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有回来找过你?”龙月菱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你还记得隋婆婆吗?还有后来从苍茫山死里逃生的‘龙月夕’。”

“……是你。”

“是。”

“可是你回到神国,只是为了帮助影随月!”怜月仔细回想着一切,把这半个多月发生的事一桩桩一件件联系起来,就像是一条连环锁,解开了其中一条,剩下的便都解开了。

相通了这一切,怜月内心的那点悲凉感早已经被恨意掩盖,“既然如此,我怜月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

说罢竟是使出一道凌厉的元气,龙月菱灵敏得闪开,却不想一波更强大的元气铺面而来。但与元灵交手过的龙月菱根本不把这看似夺命的招式放在眼里,这次她毫不不躲闪,一挥手,竟是瞬间凝聚了更强大一股元气直接将怜月的元气吞没,逼得他生生往后退了几步,直接跌到在地。

龙月菱冷笑道,“怜月,你以为到了今时今日我龙月菱还会被你胁迫,任人宰割吗!”

“是吗?那可不一定!”说罢,怜月凝结的元气竟是在掌心化作一条暗红色的丝线,快速得卷住龙月菱的右手。

“血神丝?”龙月菱微顿,看着怜月嘴角溢出的血丝,不禁嘲笑道,“你这竟是想要与我同归于尽?”

“我告诉你,你不配!”

说罢龙月菱左手劈出一道光刃,手起刀落间那条怜月以本元心血凝结而成的血神丝竟然应声而断。

怜月瞬间喷出一口鲜红的血,直接倒在身后的茅屋上,又顺着茅草滑落在地,他抬头看了眼站在猎猎风中的少女,眼神竟是有些迷离。

不知道想到些什么,他突然笑了起来,嘴角的鲜血却越来越多。

牵引血神丝本就耗费心血,但方才龙月菱出手将其斩断,其实怜月此刻只是耗费了大部分的元气,身体也很是虚弱,并不足以致命。

龙月菱看了眼靠在茅屋墙壁上无声笑着的怜月,刚还凝聚在指尖的元气默默收回。

“你也不配死在我的手上。”

转身的一瞬间龙月菱不得不承认她其实还记得这个周围荒草丛生的小茅屋……

尾声

本来神国与沧月国在南境这场一触即发的交战因为神国太子的重伤戛然而止,有人说怜月是被龙月菱重伤,也有人说是影随

月所为。但这都只是两方高层将领才知道的事。

三日后抚远国撤出与神国南境交接处的驻军,于是神国南境城外完全被沧月大军为主,双方却迟迟没有动手,但沧月军却已经是隐隐中占着上峰。明眼人都看出来了,沧月国这显然是在给神国施压。

而作为这几百年来第一个胆敢对神国动心思的沧月帝影随月此刻正有些无奈的坐在草庐里催动元气给某人的丹炉——烧火。

“记得用火不用太大,要不然这炉丹药肯定又得毁了!影随月,你这都浪费了多少名贵药材,你知道吗!”

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声音,影随月竟是露出了一个宠溺得笑容。

一旁不小心偏过头的方山见状默默低头,他一定是撞邪了,皇帝陛下怎么会露出这种笑容,难道是受虐狂?

龙月菱拿着她那宝贝的紫金丹炉一边念叨几味药材让方山添到一旁的大丹炉里,自己这看着紫金丹炉。

紫金炉里面炼着的自然是“如影随形”的解药,准确来说是还在试验阶段的解药。虽然影随月凭着直觉对龙月菱依旧了爱护有加,似乎与以前没什么不同,甚至流露出更浓的爱意。可龙月菱不希望他们之间的宝贵回忆就这样什么都没了,所以一直没有放弃炼制解药。

而被皇帝陛下和方山看顾着的则是最近各国出重金派人来求取的丹药。

龙月菱怎么可能承认这么明显的区别待遇是她想出来的法子……

仅仅两日,整个风元大陆都知道神国来了一个九星炼丹师,众人皆猜测这必然是神国下一位大司药,而药门里众人却都心知肚明这本来就是他们的司药大人。虽然太子怜月因重伤在宫中养伤迟迟没有下达任命,还司药大人一个本就属于她的东西,但这并不妨碍龙月菱在神国拥有越来越多的拥护者,以及各国壮着胆子前来求药的人。当然,龙月菱给出的价格也不菲。

但药门外面求丹药的人依然是每天门厅若市,药门里也经常有炼药师壮着胆子去找龙月菱讨教。当然,那些人经常能见到的除了方山,就是洪氏兄妹两个。

演变到最后,很多人渐渐只知道神国有个九星炼丹师龙月菱,似乎渐渐遗忘了那个一直在太子殿“养伤”的神国太子怜月。

“你们都给本宫出去!”怜月愤怒得将眼前的一堆丹药砸在地上!

怜月万万没想到龙月菱竟然回到了神国,且迅速得在神国获得极大的声望,竟是

让他好几次都没办派人对她下手。当然,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是龙月菱的对手,更不用说他手下那几个人了。

他从来没有什么时候向现在这样感到一种前所未有恐惧和无力。

“太子殿下,宫外有人要臣把这个交给您。”

“滚!”怜月挥手将来人递过来的卷轴丢在地上。

“是。”

来人恭敬得退了出去,刚走出大殿门口,这才抬起头轻蔑得笑了一声,正是新上任的总指挥使沙漫天。

要不是刚才那人给了两根极品药材,他才不会这个时候来触霉头。

整个神国皇宫里的人都知道,最近太子殿下特别暴戾。至于原因嘛……沙漫天想到那天吴不晓同他说过的话,嘿嘿笑了两声,在这神国做神官还是很舒服自在的,没准儿啊这好日子还在后头。

怜月低低咳了几声,自从上次耗费心血抽出了“血神丝”对付龙月菱后,他的的实力便大大下降,现在别说是龙月菱,只怕那方氏道术的传人方山实力都在他之上。

他现在忽然有些后悔当时一时冲动处置了青鹰几人,当时他心里又恨又怒,尤其是想到偏说他龙月菱已死的那几个亲信。

怜月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背叛,可当他杀光了最后背叛过自己的人后,却一直被周围的人背叛。药门四大长老早就站在了龙月菱那边,而神国也越来越多的人不把他放在眼里,这是一个以实力说话的世界,他怜月没有了强大实力,即使挂着神国太子的名头,也根本不能服众。这大概也是那日月没有直接取自己性命的原因吧。

与其让他当场陨灭,还不如看着他一点点感受被周围人背叛,体会变成弱小的那种恐惧和无助,被众人暗地里嗤笑却还苟延残喘得活着。

月,你难道就这么恨我?

怜月愤怒得提着地上来不及收拾的东西,刚刚被送进来那副卷轴却被他不经意间一脚踢开,装裱好的白底宣纸上寥寥几笔勾勒出一个黑色的身影。

星使?

怜月俯身捡起这幅画,这上面画着的果然是星使!只见旁边渐渐浮现出一排红色的字,子时,东营阁,星。

东营阁,那里不是以前丘阁老掌管的地方吗?怜月心下有些疑惑,想仔细再看一眼那排字,却发现卷轴上的画与字全部都消失了。

这上面用使用了上古秘术。

果然是星使!

怜月狞笑着,挥手将卷轴一起焚毁。

守护神国的星使终于现身了,月,属于我的东西我

一定要夺回来!

若此时怜月知道观星阁消失时发生的一切,大概就不会轻易相信这神秘的卷轴。

东营阁并不在皇宫中,而是坐落在皇城东边苍山前面。这里本是皇城外最繁华的地段,东营阁就在正对皇城的那一处。可自从丘氏一族被逐出神国之后,这一带便渐渐萧条。子夜时分更带着几分幽森恐怖。

怜月轻轻推开东营阁大门,只见一人影正站在庭院正中央,穿着一黑色斗篷背对着门。

“星使前辈?”怜月放慢了脚步渐渐靠近那身影,那人影听见他的叫唤竟是真的缓缓转过身来。怜月心喜,却发现这人根本不是星使!

“怜月哥哥,不要怕,上天入地琳儿都会陪着你。你看,最后还是琳儿陪在你身边。”

一阵红色的光芒突然暴涨,又迅速消失,地上只剩下一串红色的串珠手链。

幽幽夜色中仿佛根本没有人发现在这个角落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细微的铃声,一梳着两个圆髻的小姑娘慢慢走了过了,她拾起地上那串手链,喃喃道,“大人,这就是你说的世人的命数吗?那你又可曾料到自己的命数?”

第二日,整个风元大陆都得到了神国太子陨灭的消息,死在他旁边的正是前东营阁老的独女**。

而龙月菱作为神国的准大司药,这时有很多人竟发现她竟然和胧月国的那个九星召唤师龙月菱是同一个人,实力之强大可想而知。

怜月陨灭后龙月菱自然成了神国真正的掌权者,而此时,一直驻守在神国南境的沧月大军竟然班师回朝,据说,理由是沧月帝即将大喜。

龙月菱从吴不晓那边得知众说纷纭的消息后,有些无语得朝罪魁祸首兴师问罪,“影随月,你这行为搁我们那里,就叫做逼婚你知不知道?”

“逼婚?”

影随月强忍住笑意,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龙月菱叉着腰做出一副凶悍的模样,大声宣布,“我龙月菱是不可能嫁人的!”

“菱儿……”

影随月很是受伤得看着龙月菱,只见她嘿嘿笑了两声,“放心,我会娶你的!”

这次变成影随月无语了,亏得他还以为刚才菱儿是不愿和自己成婚。

“好了,以后我养你!”

“……好。”

天元大陆创世两千年,春,神国大司药龙月菱与沧月帝影随月大婚,同年沧月国与神国合并称为“随月国”,影随月称帝,龙月菱为后。

(全文完)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