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卡卡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邪王独宠:神医狂妃狠毒辣 > 第258章 大结局

半年之后,创山之下。

创山,位于西夏与东洛的交界之处,山高陡峭,**入云;山上树木参天,常年气候温良,是为度假养生之好去处。

更为重要的是,创山之上野生着不少稀有的名贵药材,只不过越往上,那山壁便越陡峭,其中一面竟如刀斧劈凿而开,若

无轻功,根本无力攀爬。

这因此便成了这些稀有药材的一种自然保护,毕竟药材再贵重,也不如人命贵重。

半年前,创山之下突然开张了一家医馆,医馆女掌柜大约双十年华,容貌殊丽,气质超凡,给人看病竟十病九愈,被周围

百姓称之为女神医。

女神医看病的习惯也奇怪,只收一半诊金,另一半诊金无须现付,只要为她打听到一个人的消息,便可免除剩余的那一半

诊金。

而那个人的画像,便挂在医馆的正堂,患者一进门便能收入眼底。

这一日,一位衣着华贵的男子步入医馆,望着正堂上高挂的画像,不由啧啧道:“这画工真是绝了!竟能把我弟弟画得如此

俊俏迷人。”

药柜后头正在整理药材的女神医,吃惊地抬起了头来。

“风轻陌!”

风轻陌折扇轻摇,轻笑道:“好生无礼,哪有直呼哥哥的名讳的?”

齐雨抿嘴笑了!真没想到风轻陌会来啊!来到创山半年,还是第一次见到熟人呢,——每天见到的林伯与碧苏除外。

风轻陌自行坐了下来,一旁的碧苏已经惊喜地奔过来斟茶,半年未见,好不亲切,禁不住地热泪盈眶。

林伯也过来见礼,风轻陌立即起身将他扶住,轻声道:“舅舅不必多礼。”

没想到,他竟会跟着楚逸暄遵林伯一声舅舅。林伯也不由喉咙哽咽了。

“怎么找来的?”齐雨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听君子璧说,当初你在无伤城外的跑马坡发现了一份血书,指引你来到了创山,我本也想跟着你过来的,怕你有危险。”

“那怎么没来?”

“当时太忙了。受到皇帝急召,要班师回朝,处理朝中要务。你看,我现在忙完了,就来了。”

雨满意地点点头。提到君子璧,不由问:“君子璧还好吗?”

“很好。”风轻陌点点头,“他本来自由浪荡惯了,如今便如野马脱缰,更为自由欢快。”

“那就好!”齐雨跟着点头。

当初,为了保护她,君子璧和碧苏跟着她跑了那么多地方,也是太辛苦了。事情都办完了,他也该回归自由了。

风轻陌抬头看了看挂在正堂上楚逸暄的画像,“还是没有三郎的消息?”

“没有。”齐雨摇了摇头,神情有些沮丧。

当初楚逸暄的身体状况已经那么差了,如今半年过去,也不知道他是否还能活在人世啊!找了那么久都找不到他,真是好

忧伤。

沉默了一会儿,风轻陌向门外随从招了招手,那随从便将一个沉香木小箱子捧了进来。

“打开看看。”风轻陌说。

齐雨疑惑地接过沉香木箱,打开。

只见箱子盛装着一朵大如雪莲的、干萎的花朵。那花朵呈枯黄色,花瓣透着光,薄如蝉翼。

“这是什么花?”齐雨疑惑地问。

被当地百姓称为女神医的她,竟然不认得这是什么花!不过,凭气味可以断定,这朵花必定可以入药。

“这花名叫伏莲。”

“伏莲?”

“对,这种花,是根治一种心痛病的特效药。”

“心痛病?”

“这是你的药,你可能不知道。”风轻陌把伏莲花取了出来,说道,“楚逸昭被废之后,三郎担心自己处境危险,因此,把这

花交给我,要我每个月有喂你煎服伏莲,治你的心痛病。这都半年多没有服用过了,你没有发作过吧?”

齐雨有些吃惊,经常给人治病,她却不知道自己有病!“他怎么知道我有心痛病的?”

“他说,在你十三岁的时候曾因为心痛病而晕死过。如果不是及时服下了用伏莲花煎的水,也许现在你已经不在人世。”

齐雨惊愕地睁大了眼睛!“他怎么知道的?”

风轻陌笑了笑:“因为,那次用伏莲花煎水救你的时候,他在场。”

我去!齐雨简直目瞪口呆、不敢置信,许柔止十三岁的时候病倒过,竟然是楚逸暄救起

来的?他们之间竟然有这样的渊源

风轻陌说道:“当时你在昏迷中,所以并不记得他救过你的事。那时你还是太子师的庶女,在许家境遇不好,颇为辛劳,他

怕你因为劳累导致旧病复发,所以后来还悄悄给你送过药。你曾到徐记医馆求过药,还记得吗?当时他命人将一片伏莲花瓣悄

悄放到你的药里,让你同时煎服,替你巩固病情。”

“正因为伏莲花的功效,所以你的心痛病才得已渐渐好转。后来你在齐王府,苏氏诬你下毒谋害三郎,你为证清白,在大雪

中求见三郎,结果晕死了过去。想必也是这伏莲花的功效起的作用,你才能心跳复苏。”

哦,这么说来,如果没有这伏莲花,她穿到许柔止的身上也活不成啊!

齐雨默默地接过风轻陌手中的伏莲花,“楚逸暄很早就认得我,为什么从来不说呢?”

“或许,因为不方便?”

对,因为不方便,因为许昌一直利用许柔止,而楚逸暄,也需要利用许柔止来反控许昌。

齐雨叹了口气,难怪楚逸暄对她还是蛮宽容的呢,原来之前就有过一段小缘份的。齐雨有些嫉妒,那楚逸暄对她的感情,

究竟是对许柔止产生的,还是对她齐雨?

连自己的醋都喝,齐雨觉得也是没谁了。

风轻陌道:“你还是继续服用伏莲,巩固好身体吧。这些日子太奔波了,需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还想继续奔波呢!”齐雨闷闷地说。

也许当初那块血书跟楚逸暄没有关系?不然的话,为什么来到创山,找了半年,却一直找不到他。

风轻陌问:“灰心了?”

齐雨摇了摇头。

“别灰心。”风轻陌拍了拍齐雨的肩,“君子璧给我传了****,说三郎就在创山无疑,你再细心找找,说不定人就在你的

身边也未可知。”

“什么?”齐雨惊愕,君子璧能肯定楚逸暄就在创山,就在她的身边?这怎么可能?

齐雨立即扭头望向林伯,目光犀利无比:“林伯,楚逸暄就在我们身边?”

林伯顿时张口结舌,不知说什么好。

风轻陌

笑了笑,替林伯解围道:“创山山脉长远,你不要只留意主峰。再到处找找看。”

嚯!楚逸暄就在她身边,而她竟然不知道?林伯一定知情,是也不是?

林伯见瞒不过去了,便上前深掬一礼,充满歉意地道:“老奴的确知情,请王妃责罚。”

齐雨惊呆。

“但老奴并非有意而为,其实王爷也数次意欲现身与王妃相认,然而王爷实在是担心自己无法康复,白白给王妃希望,怕到

时候又让王妃绝望,还不如让王妃慢慢忘记他才好。因此才不许老奴透露王爷的行踪。其实这些日子瞒着王妃,老奴也是无比

煎熬、愧疚,所以不论王妃打算如此责罚,老奴都愿意领受。”

说着,林伯撩袍跪了下来。

齐雨怔怔地望着林伯,然后伸手将他扶起,也不知是喜是悲,眼泪竟然就夺眶而出了:“林伯,他真的就在我们身边吗?他

现在怎么样了?快领我去见他!”

清逸绝尘的身影,缓缓地出现在门外。稍显苍白的俊脸上,一双眸子隐含笑意,清亮无比。“该道歉的人是我,雨儿。—

—我来了。”

真的是楚逸暄!

齐雨蓦然转身,惊愕地望着那熟悉的面孔,脸依然还是那张脸,但明显没有分别时那么苍白了;身材依然是那个身材,但

明显也没有分别时那么瘦削了!

他依然是个清逸绝尘、举世无双的翩翩公子,曾经鲜少露出笑容的脸上,此时唇角微扬着浅浅笑意……

他没有死,他真的没有死啊!

齐雨惊喜地扑过去,抓着楚逸暄的双臂,激动地上下打量着他,又是翻过来看后背,又是翻过去看前胸的,甚至还想扒他

的衣裳验看他身上的伤痕……

“大白天的,作什么呢?”他微笑着阻止了她。

齐雨愣了愣,瞬间笑了,然后笑着哭了!

楚逸暄展臂将她揽入怀中,语气轻柔而充满歉意:“对不起,雨儿。是我不好,就在你身边,却不能与你相认,害你白白为

我担心了这么久。原谅我,好吗?”

原谅啊,好说!

“你好了许多了,这是怎么做到的?”这才是

齐雨更关心的问题。

“都是你的功劳啊!”楚逸暄微笑。

“我的功劳?”齐雨愣住。

林伯在一旁含笑解释道:“王爷虽然不在,王妃却仍苦心研究为助王爷康复的验方,每次王妃煎好了药,我都舍不得倒掉,

就悄悄端去给王爷喝。没曾想,竟渐渐见了效果,王爷的身子,如今已经好了许多了!”

“这是真的?”齐雨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掩嘴望着楚逸暄,许久,眼泪哗哗地下来了,“妈蛋,居然真的有效,这么说我的

思路还真的对了!”

“当然,你是创山的女神医啊!”楚逸暄轻扶住齐雨的肩,替她拭去眼泪,柔声道,“好了,乖。都是我不好,不要再哭了。

“当然是你不好,以后你要补偿我!”

“好!要如何补偿?”

“……现在还不知道,等我想好了先!”

众人哈哈大笑。

皆大欢喜的夜晚,医馆里真是欢声笑语,喜气洋洋。缪青与鹿鸣都来道歉,说替王爷瞒住王妃真是歉意深重,好生愧疚,

无以谢罪,愿自罚三杯。

当然,不是三杯酒,而是三杯汤药哦!

齐雨哈哈大笑,转头问楚逸暄:“当初为什么选创山落脚?为了找药材给自己治病?”

“非也!”鹿鸣抢答,“王爷是为了解牧云王爷的心结而来的,灼华公主改嫁东夷,大大地伤害了西夏皇室的颜面,若非王爷

及时到来,说不定,西夏已经跟东洛打起来了!”

齐雨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赞赏地摸摸楚逸暄的脸:“还是你想得周到,也还这么懂事,还能这么为东洛着想。”

楚逸暄微微一笑:“毕竟东洛是我的家。”

风轻陌在不远的身后,默默地听着,一丝释然的笑意浮上嘴角。

很好,若三郎成为太子的话,必会是一个尽职的太子,也会是受东洛百姓拥戴、爱戴的好太子!

那么他,也就可以放心地挂冠而去了!

他要重新回到自由自在的生活,远离权力与责任,做回曾经逍遥自在的自己。

至于齐雨,他只希望能够远远地看着她幸福地生活,对他而言,那就足矣!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